中國互聯網市值老三這次盈利了

中國互聯網市值老三這次盈利了

提到美團,很多人一個不可忽略的印象,就是“虧損”二字。其實,并非美團不愿意盈利,這其實是很多互聯網公司,尤其是巨頭們所選擇的一種戰略性虧損。淘寶虧損了6年,京東虧損了12年,電商巨頭亞馬遜更是虧損了長達20年的時間,美團在虧損了9年之后也選擇了開始盈利。

2019年8月23日,美團點評發布2019年第二季度業績顯示,公司經調整EBITDA達23億元(單位:人民幣,下同),經調整凈利潤15億元,首次實現了整體盈利。隨后美團市值也是開始一路攀升,截至8月26日收盤,市值已經達到4400億港元左右,創下歷史新高。

一、盈利并非重點,財報背后更多體現的是“美團速度”?

美團此次發布第二季度財報,很多人關注的都是“盈利”二字。其實盈利并非美團真正受投資者關注的焦點,眾多投資者一直深信盈利對美團而言只是早晚的事情,投資者們真正的關注點而是此次財報背后的“美團速度”。

1 總營收增長率

從美團公布的第二季度財報數據來看,美團點評第二季度的總交易金額同比增長了28.7%至1592億元,營收由去年同期的150.7億元人民幣增長50.6%至227億元,超出市場預期的218.7億元。

雖然美團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生活服務電商平臺,在整個市場流量紅利都見頂的大環境下,美團總體營收依然能保持非常高的增長速度,這說明美團的業務市場滲透率在不斷提升,存量用戶的價值也在不斷攀升。

而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12個月,美團活躍商家數和交易用戶數分別達590萬和4.2億。其中,每位交易用戶平均每年交易筆數增長至25.5筆。從這個數據可以看出,美團的用戶活躍度和用戶粘性都在逐漸增強,而平均單個用戶在美團的消費次數也在不斷增加。

2 外賣業務增長率

作為美團點評最大的主營業務,美團點評餐飲外賣業務的交易金額由去年同期的682億元人民幣增長36.5%至931億元人民幣,餐飲外賣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8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2%至128億元人民幣。訂單量方面,餐飲外賣訂單量增加34.6%至今年二季度的21億筆,每筆餐飲外賣業務訂單的平均價值同比增長1.4%。

對于該季度外賣業務的增長,美團財報中提到,主要是由于第二季度的運力較為充足且全國天氣狀況最為有利,這有助最大限度地減少向外賣騎手支付的季節性獎勵金額,故該季度通常是盈利能力最強的餐飲外賣季節。不過我們從同比增長的情況來,美團外賣交易金額高達36.5%的增長率和外賣訂單量高達34.6%的增長率,速度還是非常驚人,這說明外賣經濟的規模效應還在不斷增強,同時也從側面反映美團外賣的市場份額在不斷擴大。

利潤方面,餐飲外賣業務毛利由去年同期的14億元人民幣增長102.8%至29億元,而毛利率由15.8%上升至22.3%,毛利實現翻番增長,并首次實現經調整運營利潤轉正。餐飲外賣業務變現率由13.1%同比上升至13.8%。

毛利率的上升,并非是因為商家傭金上升了。根據財報顯示,與去年同期相比,美團的傭金占比已從73.5%下降到 68%;與之對應的則是,針對 B 端商家的營銷服務和產品服務(餐飲供應鏈、小額貸款)收入占比得到了提升。其中在線營銷服務占比來源從13.9%上升至 16%;在線營銷服務及銷售從12.6%升至16%。

3 到店及酒旅業務增長率

作為美團的第二大業務板塊,美團到店及酒旅的交易金額由2018年同期的425億元增長20.7%至513億元,同時變現率由8.6%升至10.2%。酒店間夜量同比增長28.9%,達到9400萬間夜。

去年,Trustdata發布《2018年Q1中國在線酒店預訂行業發展分析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3月,美團酒店以2270萬的單月間夜量首次超過攜程、去哪兒、同程藝龍的總和。不過即便美團酒店占據了國內酒店間夜量的榜首,美團酒店訂單量依然持續保持著快速的增長,并不斷拉開與國內其他OTA平臺之間的差距。

4 新業務增長率

根據財報,美團新業務及其他分部的二季度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25億元增長85.1%至46億元,整體毛利實現4.2億,由負值轉為正值。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三個月,毛利率為9.1%,較2018年同期的負值76.4%有所改善。

新業務的增速是所有業務增速最快的,達到了85.1%的增速,足見美團新業務的增長潛力。與此同時,美團新業務的成本控制方面也得到了改善。共享單車方面,部分單車使用期限已至,不再產生折舊費用,此外美團尚未對新的替代單車進行大量投放;網約車方面,美團打車選擇了靈活度更高、成本更低的輕運營聚合模式;生鮮零售方面,美團同樣進行了成本控制的調整。

由此看來,不論是總體營收,還是外賣、到店及酒旅兩大主營業務,亦或是新業務,美團都實現了高速增長。而美團首次實現全體盈利的背后,則離不開毛利率最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

二、到店及酒旅成盈利第一功臣

從財報的數據對比來看,美團外賣第二季度的毛利為29億,毛利率為22.3%;美團到店及酒旅毛利為46.6億,毛利率為88.8%;美團新業務毛利為4.2億,毛利率為9.1%。從美團整體實現15億元的利潤來看,到店及酒旅則成為美團盈利的第一功臣。

而不論是在交易總額還是在收入上,美團到店及酒旅也都實現了快速的增長,美團到店及酒旅交易金額513億元,同比增長20.7%;收入為52.5億元,同比增長42.8%。

作為酒店間夜量最大的平臺,美團酒店間夜量第二季度依然保持著快速的增長,同比增長28.9%,達到9400萬間夜。相比之下,美團酒店間夜量增速幾乎保持3倍于同行。根據國外主要酒店在線預訂平臺,Booking和Expedia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Booking今年第一季度間夜量增速為10.3%,Expedia同期增速為9%。

酒店收入的提升,除了間夜量的增長,來自高端酒店的貢獻也進一步增長,其間夜價高、傭金豐厚,對酒店預訂收入的增加促進明顯。

而到店業務板塊,也有了新的增長點和突破點。拿醫美到店來說,美團第二季度推出618促銷節,在為期六天的促銷節期間,醫療美容類交易用戶為平臺貢獻了約6.7億元的交易金額。

隨著美團對“吃住行游購娛”生態閉環不斷完善,其到店業務還將進一步增長,美團點評董事長兼CEO王興在分析師會議上指出,美團會努力擴大本地服務種類和商家數量。到店業務中,新開發業務板塊如醫療美容、親子、教育、家裝等,將成為未來的主要增長來源。

三、背后殺手锏:高頻帶低頻

對于美團到店及酒旅業務的增長來源,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兼CFO陳少暉在財務會議上給出了一個關鍵信息:目前90%的訂房消費者是由外賣業務和到店餐飲業務導流而來。

也就是說,美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能夠獲得快速增長的背后,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美團“高頻帶低頻”戰略的正確選擇:通過借助高頻的外賣作為突破口,帶動酒旅以及到店等其他業務,將高頻活動的用戶流量引入到低頻活動消費中去。

其一,通過高頻的外賣消費,也帶動增加了到店及酒旅的消費頻次,拉動了到店及酒旅業務的高速增長。僅拿酒店業務來說,美團酒店業務的增長速度已遠高于攜程等國內其他OTA平臺。

其二,美團通過高頻帶低頻的戰略,實現了對用戶流量的充分挖掘和利用,很多原先只是美團外賣餐飲的用戶,如今他們也成為了美團酒店以及到店業務消費的用戶。這不僅擴大了平臺上用戶的消費范圍,也直接拉動了內需消費。

其三,對于美團而言,高頻帶低頻的戰略,為到店及酒旅業務節約了大量的推廣成本和用戶獲取成本,無形之中大幅提升了到店及酒旅業務的利潤率。

四、被帶飛的還有新業務

美團高頻帶低頻的戰略,不僅只是拉動了到店及酒旅業務,對于美團的新業務也將起到推動作用。從財報數據來看,美團新業務在第二季度營收實現了同比85.1%的增長,整體毛利實現4.2億,由負值轉為正值,新業務的快速增長也從側面驗證了高頻帶低頻的可行性。

當然,美團對于新業務的探索并非盲目,其中非常重要的兩點,一點是新業務要與現有業務生態產生協同作用,而非孤立;另一點是新業務要有足夠的發展空間。

美團對于新業務的探索始終與“吃”有著一定的關聯性。對于任何一個消費者來說,吃、住、行、游、購、娛都是他的生活消費需求,吃作為其中的高頻消費,是一個核心,也就是美團CEO王興一直強調的超級“Food+Platform”理念。通過“吃”這個高頻消費,也就能夠帶動其他的相關消費。

拿網約車和共享單車業務來說,出行可以作為吃喝玩樂等業務的有效連接,與“吃”有著密切的關聯;拿生鮮零售來說,買菜作為吃的一部分,與吃更是有著極強的協同效應,高頻帶動低頻的戰略完全可以推動該業務的發展。

由此看來,受益于美團的高頻帶低頻戰略,不光到店及酒旅業務,美團的生鮮零售業務、網約車業務、共享單車業務等新業務也將隨著用戶習慣的養成和不斷滲透,而實現新的增長。屆時,被帶飛的將遠遠不止到店及酒旅業務,還有更多的新業務。

五、五環外的生意:高頻帶低頻的無限滲透

未來,大量新的市場增量將發生在五環外,也就是下沉市場。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兼CFO陳少暉在財務會議上還表示,美團二季度下沉市場的外賣交易數量增速高于一二線城市,并且下沉市場貢獻了大部分的訂單。

不光是外賣訂單量的增加,通過高頻帶動低頻的戰略,美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新業務未來在下沉市場都將實現更快的增長。過去在千團大戰時期的積累,讓美團在下沉市場積累了相當的優勢。

首先就是商家的數量。美團酒店能夠實現對行業巨頭攜程的逆襲,憑借的就是下沉市場的突破,而這個逆襲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來自于美團在下沉市場積累的酒店商家合作數量。在醫美、親子、教育、家裝等其他到店消費中,美團同樣集聚了較為龐大的商家伙伴數量,這些都將為美團的高頻帶低頻帶來更多的滲透前景。

其次是用戶的數量。如果說今天拼多多、快手的成功崛起,都是借助了五環外的用戶增長,那么美團在多年以前就已經實現了在五環外的“圈戶運動”,此時此刻正是美團不斷挖掘這一領域用戶價值的最佳時機。

其三,來自服務方面的優勢積累。團購時期,美團強大的地推團隊就已經滲透到了各個三四線中小城市,這讓美團較早就練就在下沉市場的綜合服務能力。而三四線城市的外賣配送團隊,也讓其配送服務能力能夠觸達到更多的下沉市場,這有利于高頻帶動低頻消費戰略在下沉市場的進一步落地。

最后,美團多年在下沉市場的深耕,也讓其積累了較高的品牌知名度。不論是美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還是美團在下沉市場推出的新業務,用戶的接受度和認可度會更高。

總體來說,從這一次的財報數據來看,美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已經被帶到起飛,他們也成為了美團首次實現全面盈利的最大功臣,這充分印證了美團“高頻帶低頻”戰略的正確選擇。在高頻帶動低頻的戰略下,五環外的到店及酒旅業務、新業務未來必將實現更大的增長。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dedxks.icu/131755.html (轉載請保留)

北京pk10免费计划群